揮灑烈愛

轉化自芙烈達卡蘿於1944年的作品『破碎的脊椎』及1938年『框架』。

我從不畫夢想或惡夢,我只描繪我的現實,佛列達作為女性意識代表的藝術家,濃烈且直率、堅強勇敢,且放蕩不羈的生活方式令人著迷 即便本身受盡折磨及情人迪亞歌的暴力生理上的壓抑都還是帶著希望創作著

車禍讓他無法自由地行走,但他那個炙熱的靈魂在血液中從未消散,透過流體畫表現血液的流動,修復中的五金脊椎、墨西哥飽和色彩,還有代表佛烈達卡蘿的顏色

迪雅哥:「芙烈達是唯一剖開胸膛與心臟,將自我生理學上的情感呈現給眾人的畫家。」 這幅創作透過 “剖開”,表現血液的的流動和芙烈達如此濃烈的情感的DNA。

選擇芙烈達的原因,是因為他對生命、家人、朋友的熱情和愛,濃烈且直率,堅強且勇敢,若是將同樣的想法放在 現實社會中,人們會覺得他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呢? 是放蕩不羈的蕩婦,還是會讚揚他是個為了自由的愛情隨波逐流的她?

即便身體承受著這麼多的痛苦或是迪亞哥上了自己的親妹 他們依舊能愛著彼此,成為彼此最好的同伴、朋友、老師。 這種相愛相殺、對性愛開放的感情觀,也為現在的世俗所認同嗎?

藝術家 : MOWA , NOVEMBER

%d 位部落客按了讚: